一羽轻伶

《妖孽你别闹》02

求评论_(:_」∠)_


第一章 玄冥大陆


       五十万年前,六界本是不相交的六个空间,却因一次契机,六界的大门同时展开了,哪怕是震于现状。掠夺,对于资源逐渐告竭的各界,可谓是一种本能。


       混乱之争的展开正是因为这一次的事变,让各界的掌权者野心家各自打起了小算盘,而这被后世称为毁界之变的战争就在这样互相猜忌试探中开始了。


      那一场毁界之变让冥界被破坏,玄冥大陆也就是那时冥界被破坏断裂出来的一个附属于冥界的位面。其余各界也是受到不同程度创伤,而其中的人界因本就弱于其余五界,在那场战争中差点被彻底毁灭。可笑的是,最弱的人界却拥有六界中最强的高手,就在五界围攻的最后关头,以自身为引,耗尽人界所有的灵气,将仅存完善的人界位面封锁保护起来。


       五界这次的联合,换回来的利益仅仅是人界破碎耗尽灵气的位面,高代价换回来的价值确实是令人失望!


       然而,许久之后,各界发现,那个仅存的人界位面因灵气稀薄,在里面的人死后化作灵魂,会将灵魂排斥在外,而灵魂也会根据自己的感觉通往各界,虽然通往的路上被压灭的灵魂无数,可成功到达的灵魂,基本在那一界都会成为数一数二的强者。所以关于当年的真相,五界默契的隐瞒下来,除了每任的界主,其余旁人也就只知道五十万年前发生过毁界的战乱,也知道各界接手人界位面里存活下来的人,分布在各界的附属位面上。


        现在林琪要去的玄冥大陆,是冥界最强的附属位面,也是曾人界的居民与冥界居民共同生存的地带。


       可惜的是它好死不死的成长为一个以女为尊世界!有关于这一点的不同就连冥王都不知道,只知道在那里修炼出来破碎虚空的人数最多,而实力也排在纯冥界灵修里中游位置,虽然不知道为何女子偏多,但作为历练场所,凭它那破碎虚空的人数多。冥王还是很放心的把他们包括他儿子丢了进去......


===========<这里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这时在玄冥大陆的一个小村庄里,一座不大的小庭院里,绿藤攀爬着围墙,院里被划归整齐花儿开的素雅可人,却也不见得那个院子里不自觉来回走动的女人,在走来走去的过程中瞧上几眼,只是再那间不大的屋子前面担忧又紧张的看着。


       这是她的爱人怀胎十月将为她产子嗣的时刻,平日里淡然的教书夫子此刻已经判若两人,这从她媳夫最开始喊疼的那一刻起,林幕的一颗心就高高的悬起。在刚开始的时候,急匆匆的去请那位被自己拜托在这里住下的医修好友,最先的焦急压下了内心的恐惧,听着房里夫人一声声沙哑的喊痛声,林幕就恨不得打自己几拳。


       因为林幕是灵修者,而她的夫人苏研清也是一个灵修者,那么问题就来了,灵修者主修的就是灵魂,本身灵魂强度就比一般人强,再加上后天的修炼,她们结合生出来的孩子灵魂强度比一般的婴儿强上太多,而婴儿的肉体有时候根本就安顿不了这样强的灵魂,强大的灵魂就会在孩子离开啊姆身体之前,无意识的散出先天灵力,而这些外来的灵力则会在内部攻击姆体,这让孕夫生子之时,痛苦翻倍,还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这让疼媳夫疼的要死的林幕多想把当初防护措施没做好的自己砍死!


      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屋里终于传来一声孩子响亮的哭声,屋外的林幕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被放了下来。


       而屋里头一次被打了屁屁的林琪却还没有回过神来,作为一个刚踏进轮回屏就陷入黑暗呼吸不了的灵魂体,林琪深深的受到了惊吓,好不容易挣扎出黑暗能呼吸了,立马就被人打了屁屁!林琪在那一瞬间感觉这世界都黑暗了。


       刚骂了一句,林琪就听到自己的声音不管怎么说话都已经变成孩子哇哇哇的哭声。才迟钝的发现自己已经投完胎,现在貌似已经出生了......


      又只能沉默的想前世这么多关于转世的种种传说,得出一句结论:这么有效率投胎,简直太不科学了!传说果然都是骗人的!


      才想了这些事情一小会儿的功夫,林琪就感觉到自己特别累了,便歇了那哭声,就那样沉沉的睡着了。连被人放在床上都不知道。


       轻轻将孩子放在她‘母’亲旁边的产婆(男的)林怡纤连忙出门给在屋外来回走动的好友报喜,“林幕啊,你运气真是好呢!头一胎就生出来了个漂亮的女娃,根本不像其他刚出生的婴儿红皱皱的,一出生就是白嫩光滑的皮肤,长大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不愧是你俩的孩子!”却在瞄到好友的脸色,生生硬的压下即将脱口而出最后一句“说不定未来有不明真相女子来上门提亲。”要知道当年林幕就是被这样误解过的人!说出来绝对会被灭掉的!只能僵硬的转口“不用担心太多,夫女平安。”


       林幕勾了勾嘴角,对这从小玩到大的友人,不用猜都知道他原本想说的下一句是什么,“那我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是可以,就是小声一点别吵醒他们了,进去的时候小心点,别让他们吹到风了。这时候最不允许吹风了。”


       林幕客套的让这个一点都不淑男青梅竹马滚后。在推开门之前,用灵力将门附近一圈的空气凝住,才轻轻的推开门进去了。


       “研清,你怎么起来了!快先躺回去!”林幕一进门就见苏研清半撑着的身子,一副要起来的样子,实则被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扶他躺下,握住他的手给他输入灵力,调养着他现在虚弱的身子,苏研清轻笑了一声,表示让她放心,轻柔的说“已无大碍,无需再浪费灵力了。”


      “研清对不起,不仅让你跟我过苦日子。还让你怀孕,我明知道父姆都是灵修者要生孩子有多难,却没加以重视......”


       苏研清见林幕要沉在自责里去了,微笑的打断“幕,这怎么能怪你呢?我早就想要和你生一个孩子了。你还不知道吧,我的父姆就都是灵修者,我阿姆怀孕的时候父亲还不断给他吃提升灵力的先天草药,只是为了要培养一个先天灵力最强的灵修者,我阿姆是在生我的时候活生生疼死的。而我就是杀他的凶手,我所有的荣耀都是我阿姆的命换来的。”


       “所以......你要自己亲身体验一次?!还是要跟伯姆一样?!”林幕见苏研清红着眼却依然挂着的微笑,气的手握成拳,微微发抖。


       “林幕,我对十六岁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产生了心魔。现在再消掉心魔,不出百年我肯定会杀回肃陨殿,我不可能再杀我的亲人,如果不这样我会疯的!”


       “你是不把你生命当生命吗?你先天灵力等级是多高?很高级吧。毕竟越高越有可能继承强大的先天灵力呢。那你知不知道先天灵力越高,孩子出生时的附带灵力越狂暴!你懂吗!”


      林幕双手扣住苏研清的双肩,眼睛对着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我绝对不允许再有下次!有类似的事情你至少要跟我说,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了......”越说到后面语气越轻,扣着双肩的手渐渐的下移,紧紧的将他拦入怀中。“不许再做伤害自己的事了。”


       “不会了”


      ......


       几天后


       “幕啊,想好小家伙取什么名字了吗?”苏研清逗着这出生没多久的林琪,走到在忙着给自己倒茶的妻主(等同丈夫的意思)身边问到。


       林幕放下茶杯,一手扶着研清一手在林琪的脸上看着很重的揉了一下,立马就看见小家伙的伸出白嫩嫩的手想要将她拍开。“呵呵呵,研清,这小家伙一点都不孝顺啊!敢拍她啊父的手,简直太伤我的心了,唉~”


       研清怒目而视,“你正经点行不行!?”一直处于被女尊世界雷的里焦外嫩的林琪,被自家啊姆吓得瞬间清醒,啊姆啊姆说好了温柔呢?


      “叫林逸怎么样?隐逸的逸挺适合我们现在生活的形容词。”林逸?=灵异?被抱在怀里的林琪默默的做了个换算,希望未来千万别有什么灵异事件这里的发生呢......


       “林逸,林逸?灵逸?”林幕听见自家夫人揣摩起名字,就问了一句“怎么样?”“你很想我们女儿修灵之后灵力逸动吗?”“额,这......倒是我考虑不周了。”“名字还是用算出来的那个琪字吧!想了几天就想出这个,还不如用琪字呢。”“我不就是想体验一下普通人父为孩子取名的乐趣吗?林琪就林琪嘛,是我们珍异又宝贝的玉呢。”......婴儿都是贪睡的,这取名的开始林琪还能看着父姆的动作,到现在困得也只听到几句,临睡前也还是听到了自己未来的名字,叫林琪,还是叫林琪,真好。


《妖孽你别闹》01

楔子 死后的世界

#有人看的话求评论(๑ºั╰╯ºั๑),新人第一次写文,有什么建议酷爱提出来(・ิϖ・ิ)っ#

      我已经放弃这所谓的身份,也放弃了这爷爷留下的家产继承权,可是怎么就还是容不下我?我只想过一个普通人的小日子这真的有这么难吗?

     

      被杀的林琪死后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那么的恨她,当年父亲因保护林琪遇害后,她就已经开始全心扑在如何夺取家产的计划上了,平时的温柔慈爱,恐怕也是在爷爷面前装出来的吧!林琪突然自嘲的笑了起来,也许当年的母亲根本就没想过要把我生下来吧。

     

      林琪就带着一股说不清的伤感,在这个彼岸花海默默寻找传说中的奈何桥,想着还是早点投胎会比较好吧。

       然而,在这片花海里飘了整整有三天了吧?!虽然不知道这里时间这么算,可头顶阴森森的月亮跟没有温度的太阳,已经交替了三次!而林琪根本就没有看到所谓的奈何桥忘川河,就先不说奈何桥神马的,可飘了这么久她就连个鬼影都没看到!她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掉进了个诡异的空间里去了。

   

       “前面的小姐,等我一下可好。”一只(?)男形的半透明体飘了过来,林琪表面淡定的看着身边飘着的灵魂体,内心激动的表示终于看见了除自己外别的灵魂体了,就算看着这半透明的灵魂体不大适应!可是这好歹算个同类啊!

      

       再看这只灵是一个大约十几岁的金发少年,就说明少年死的时候也是不过是十几岁的样子,来到这个鬼地方后,这还是林琪头一次看到除自己以外的灵魂体,再加上少年是属于那种萌萌哒的娃娃脸,瞬间林琪就感觉自己的母性泛滥了!

       看着眼前的少年,林琪默默的想:看来我还是没有掉到什么奇怪的空间之类的地方,依然就是灵魂投胎的地方嘛,果然还是小说看太多了,幻想能力强。

       “啊!你可知在这地方,我很久很久都没有看见个人了!不对不对,应该说是人形的灵!”少年特别激动,林琪不由的想:不愧是个孩子。

       然而少年的下一句话“一百多年了的样子,终于又见到了个类似人的灵了!嗯?你怎么了?”表示已经石化的林琪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脑海中不停回放着‘一百多年一百多年一百多年......’

       “你没事吧?怎么了?”少年看着眼前貌似已经僵硬了的灵,想着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看她僵硬的转过头来,少年差点以为自己遇到鬼了!!突然想想又不对,在活人眼里他们都是鬼。“一百多年?!我也要在这里飘那么久吗?!”

       “。。。以你的灵魂强度至少也有五百年以上吧。”少年小说嘀咕着,“你说什么?”林琪没有听清那个少年在说什么,就问了出来。少年连忙摆着手说:“没什么,我是说投胎也是有机缘的,我就没遇到跟我命相合的就没法去投胎的,而跟我一起来的那一批,早都去投胎了,我都还看到有几个死了又回来轮回的,当年跟我同期死的灵呢!哦对了,都还没问你名字呢,我叫黎溯源,你呢?”林琪噗通一声的笑了出来“原来如此啊,黎溯源谢谢你的解答,我叫林琪。”

       “不过这些东西你不知道吗?”黎溯源见她的反应真是有点摸不准了,按理说灵魂之力这么强的至少也轮回了几次了吧,人死后回到冥界可是都能恢复以前所有记忆的,这么这灵感觉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不懂。不过,如果是真的第一次轮回归来的话,这灵的天赋还真是太恐怖了。

       “当然不知道啊,我又不记得我有来过这里。”林琪苦笑了一下,游荡了三天就遇见了这么一个人,哪知道这些东东啊!

        黎溯源听到的瞬间就瞪大了眼睛,而旁边的林琪也被这萌萌哒的一幕吸引了,但也在心理默默吐槽着:少年,你怎么可以这么犯规!!从现在看来死的早一点估计会比较好,还好没有在七老八十的时候死。

       “可如果你是初次步入轮回的灵,黑白无常至少会教你点常识吧......你到底是怎么来冥界的?”

       林琪听到黎溯源无神时说出来的话,也是心累累的,原来别人还有黑白无常领着走,到自己这就是直接被吸了进来!这么差别对待真的好吗?

       无语归无语,林琪还是在吐槽之余回答了黎溯源的问题。黎溯源半开玩笑的说,“也许是你的灵魂之力太强了,黑白无常才会以为你是‘过来人’吧?”过来人?林琪表示额角的黑线已经滑了下来。

       “算了,这个先不说了,念你不知道的份上,你只要跟他们道个歉加帮我修复阵法就行了。”“什么东东?”林琪一脸茫然的看着黎溯源,“还不是你闯进了我的阵法,害得我放在这的弱灵个个心惊胆战的,还有几个等着投胎的生灵晚上都不敢出来吸鬼月之气了!”

       林琪看他那愤怒的小脸,表示这里果然是没天理的地方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丢了进来,做错什么事应该也不能全算我头上吧?再说了阵法这玩意劳资压根就不会呀!T^T(很明显林琪已经忽视了那句念你不知道的份上)

       在按照黎溯源的指示道完歉后,这花海里飞出许许多多的光点,林琪惊讶的看着如梦如幻的景色,“这个......为什么之前都没见过?”听到这个问题黎溯源一脸嫌弃的扫了林琪一眼,“被你吓得。”“......”少年啊!一剑戳心神马的让我心好累!

     ~~~~~~~我是场景分割线~~~~~~~

       冥界·冥殿

      

       一个黑衣灰发有着面无表情的冰山脸却依旧能让人赏心悦目男人坐在大殿的王座上,沉默的看着大殿中心浮着的水晶镜。

      他身边的一位属官着急的看着他的王,“冥王,敢问究竟要不要让他们去轮回,毕竟这么纯的灵魂,难得一见,可如果放去轮回,要是再次回来灵体化成不了人形怎么办!距离五界主权之争也不远了啊!现在他们的灵魂值潜能都高的无法估测,只要修炼个几年定能成为我冥界的王牌!”说着说着那个属官越发激动,却被冥王一声冷冷的声音打断了。

      “林琪前世生活在和平的世界,就这样的林琪去五界主权之争根本就是找死,反正还有五百年的时间,让她去玄冥世界练练,那里的修理方法与冥界有所关联,打个基础也好。至于黎溯源,拥有孤煞魂体却在冥界待了两百余年,竟还死死的将其封住,也是时候让他解开封印,去轮回磨练了。”

       “下官这就去办!”说着就要行礼推下去时,冥王的声音又传来了“等等,西位面又来了一个高纯度的灵魂一起带去,再加一个位置,让夙也去”

       “这,殿下也去?......是,冥王!”王的决定不管对错都是不能质疑的,差点放了大忌,属官冒着冷汗退下了。

       整个大殿只冥王一人在大殿上看着浮晶里的三个人,“黎溯源,林琪,秦岚......你们可不要让孤失望啊!孤可是让孤唯一的孩子与汝等一同前去转世修行,冥界的未来就靠你们这一代了......”

   ~~~~~~~又是一条萌萌哒的场景分割线~~~~~~

       正在各忙各的三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未来已经被定下了。

       在西位面的秦岚还在熟悉环境。

       而另一边林琪还在为眼前的景色而惊讶,她一边指着前方的一小片花园,一边问:“这就是我当初飘了三天都看不见头的彼岸花海?”黎溯源又嫌弃的看了林琪一眼“要不然我叫你修什么阵法,这只是个高级的幻阵叠加彼岸花叶炼制的蛊,而你不过是在里面一直转圈圈罢了。好了好了,废话不要多说,你!赶紧干活!”“......”少年啊!告诉我你戳心技能几级了!另外,不要以为我看不出你那嫌弃的表情!!

       在黎溯源的指点下将阵法修完之后,林琪还是头一次在死后感觉到累,也算是种另类的体验吧。

       “怎么样,还不错吧,弱灵虽然说是冥界里最低级的,可是像这样集中一起加上阵法的无限循环,在莹亮的花海里感觉还是很不错吧!”阵法修好后重新运转,眼前的花田又变成了初见的花海,再加上弱灵在其中散发着点点莹光,的确是美如画,幻如梦!只是......这是一个正常男孩喜欢的东西吗?林琪估疑瞄了一眼身旁之人。然而黎溯源恰巧就在一时间转过头来,正好就撞见林琪瞄过来的眼神,瞬间炸毛了“喂喂喂,你什么眼神啊!这只是我用来泡MM的!今天只是顺便让你瞧瞧效果怎么样而已!我才不会喜欢这些东西呢!”林琪默了,少年啊!听过一句话‘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黎溯源前面那句话林琪怎么听都是恼羞成怒的结果!林琪表示她见过闺蜜与她弟弟在一起的相处模式,虽然年龄似乎大了去了点,但心理年龄估计也就是个孩子嘛,做姐姐的咱还是要让让他的。

       就在林琪沉浸在理所当然之中,前方的空间突然扭曲了起来,伴随着那个从里面走出来的黑衣人,除了幻阵无声的破碎,还有黎溯源抓狂的声音“黑无常!你突然用空间叠梭到我这里干什么!这可是我第一个布下的阵法,它招谁惹谁了,这一小小的阵法三番五次受损!现在还直接被破掉了!你说怎么赔!”“......冥王指令向来都是用空间叠梭传达的。”

        “啊?”听到是冥王的指令两个人是同时呆了,虽然林琪不懂什么常识,可冥界跟冥王的关联傻子都能懂点吧!虽然已经反应过来了,可林琪也不懂这指令是要怎么接,也没说是谁的,难道要像古代接圣旨那样?

       最后还是由黎溯源问了出来,而对面的黑无常嘴角微勾了起来“冥王的指令是两位立即准备投胎。”“什......”在黎溯源还没说完,黑无常就直接开启传送符阵,将他们传送到投胎的地方,还额外传了一句话给他“黎溯源,这次的的五界之争,冥界处于弱势啊,希望你小子不要忘记伯父的遗嘱!”

       “那个黑无常大哥真是太没有耐心了!”见到黎溯源已经黑成碳的脸,林琪决定还是发挥自己的逗比气质会比较好,“好歹也让我们发表一下感慨啊!急着去投胎也不至于这么急吧!真是太没耐心了对不对?”见黎溯源的脸色没啥变化,还在有没有想其它办法来逗他开心之时,就被一个妩媚的女音打断了。

       “呵呵~那边的小鬼。”闻声看去,只见一个站在光屏前面,拥有着魔鬼身材天使面孔的御姐,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小鬼,姐姐告诉你啊~你身边那个家伙只要到这边就会各种心情不好的,你也没必要去逗他开心来。”

       就在林琪打算问为什么的时候,另外一边的空气也扭曲了,从里面冒出两人,当里面走出来一位灰发男人之后,林琪注意到那个御姐很明显僵了一下。

      而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女人,虽然说很没有存在感,林琪却能隐隐能感觉到那个女人身上的杀气,虽然被隐藏的很好,但是比起被她母亲雇来杀她的那个,就差多了,要问她为什么知道呢?就只能说变成灵魂跟着那个顶级杀手几天学到了不少。

       对面的女子感觉到他的视线,转过来看了她一眼,挺疑惑的。“你是?”林琪先对她友好一笑,再告诉了她名字“我叫林琪,很高兴还能在这里认识一个新朋友。请问你叫什么?”“......秦岚。”

       就在林琪勾搭完秦岚之后,光屏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个人,也不知道跟那个御姐嘀咕了什么,御姐各种有看奇葩的眼神来招呼他们过去了,而这御姐一开口说的话就惊呆了林琪跟秦岚,“孟婆汤已经被喝完了,我也没材料了,你们就直接进去吧!”

       “孟婆汤?!你......你不会是孟婆吧?!!”林琪指着前面的御姐震惊的叫了出来,旁边的秦岚也没好到哪里去,只是一个夸张了点,一个淡定了点。在这去投胎的四人中,也就只有混在其中的冥殿下最淡定了,毕竟黎溯源还惊讶了一下她们的震惊。

       “你们惊讶什么啊!有这么惊讶吗?还不赶紧去投胎。”孟婆嫌弃的说到。

       林琪挤出了一丝笑容“就是您长得跟我们那形容的不太像。”孟婆皱了一下眉头“那你们那是形容的怎么样。”林琪连连摆手,那形容她哪敢说啊!也只能敷衍点说“没什么啦,只是想问问这怎么投胎啊?”

        孟婆指了指前面的光屏“那就赶紧的,直接进轮回幕就可以了!没事还大惊小怪真是的。”

        于是林琪风中凌乱了,说好的孟婆汤还可以解释一下没材料。可说好的奈何桥呢?说好的忘川河呢?说好的彼岸花呢?......果然有些东西不能信啊!

       恢复淡定的林琪默默表示,得我还是勾搭勾搭那边的冷面大哥吧,真相不是尔等凡人可以知道的!“那边哪位大哥互相介绍一下呗!好歹是一起投胎的灵,说不定以后还能见到呢,这里叫林琪。”

       站在那里的冥夙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略动嘴唇,流漏出一声冰冷的声音“冥夙。”

       “原来是冥夙大哥啊!到时候那遇见可要互相照应啊!我们也算是一起投胎的有缘人呢。”“嗯”听到了回答的林琪还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毕竟这人太冷漠,之前敢去勾搭绝对是因为世界太黑暗,忍不住作死的壮举。

       思维回归现实,林琪略微紧张的看着面前的光屏,秦岚跟冥夙没怎么停顿就走了进去。

       而林琪却在要进去之前就看到黎溯源发白的脸色,就拉住了他,问“你怎么了?”黎溯源直接就推掉了她的手,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直接扑了进去。而在这一瞬间,林琪感觉自己好像看见那金黄色的头发,在那一瞬间变得银白胜雪......

       “林琪,你还是快去投胎吧!”站在后方的孟婆见就剩林琪一人了,就开始催促她来,林琪回过头对她笑了一下,带着疑惑就踏进了光屏......